足协未通知深足递补准备 希望天海能自己解决问题

足协未通知深足递补准备 希望天海能自己解决问题
2020年03月06日 10:41 国内足球综合
天海面临?;? data-link=天海面临?;?/span>

  稿件来源:南方都市报

  又一家失去了经济依靠的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面临消失。今天上午天津天海俱乐部发出官方公告:即日起对外招募合适的转让对象,将以零元转让费的方式转让俱乐部100%股权,转让截止期限为2020年3月14日。种种迹象表明,这家两年前还曾打进亚冠八强的俱乐部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

  经济来源断了

  2015年夏天,束昱辉的权健集团收购中甲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诞生。这是继广州恒大、河北华夏幸福之后,中国足坛崛起的第三家一掷千金的俱乐部。

  几年时间里,权健相继购入多名中国国脚级球员,以及法比亚诺、维特塞尔、帕托等大牌外援,成为中超牌面实力最强的球队之一。

  2017赛季,权健刚冲上中超就在卡纳瓦罗执教下拿到亚冠资格;2018赛季,权健在亚冠1/8决赛淘汰了广州恒大,成为那年唯一闯进八强的中超球队。这些成绩都建立在束昱辉的“现金”上。但一切在2019年年初戛然而止。

  2018年年底,医药类自媒体“丁香医生”发表了《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报道文章,权健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随后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2019年1月10日,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完成工商更名手续,更名为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2019赛季的天海俱乐部名义上跟权健公司无关,由天津市体育局托管,但它全年的运营费用实际上来自权健公司此前已经打到俱乐部账户上的预算,权健依然是俱乐部股东。

  老板出事,资金断裂,天海只能卖掉了张修维、刘奕鸣、赵旭日、王永珀等身价不菲的球员,保证俱乐部正常运转。俱乐部常务副总兼教练组组长李玮锋表示天海2019年在天津市体育局的监管下没有欠过薪。2019赛季,天海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完成了保级奇迹。不过,俱乐部账户上的钱已经难以保证新赛季的开销。据了解,天海球员还没有收到今年1月份的薪水。

  2020年1月8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认定被告单位权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判处被告单位权健公司罚金人民币一亿元,判处被告人束昱辉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

  天海的教练和球员一直正常冬训,为备战新赛季做准备。但俱乐部在转会窗口处于停滞状态,没有任何球员引进,而且卖掉了郑达伦、裴帅、吴伟等人。李玮锋和他的球员一边在坚守,一边也等待一个最终的决定。疫情的出现延缓了这个决定。

  去年6月,李玮锋(右)开始带领天海出战中超联赛,并最终艰难保级。 新华社发

  尝试转让但没有成功

  天海能不能靠中超分红和转会市场收益继续维持下去?2019赛季的中超分红有6300万元人民币,冬季转会窗口卖球员收益接近1.5亿元,理论上可以很勉强地支撑,但这还没算天海要支付给保罗·索萨的解约赔偿。

  天海强撑下去会给中超联赛带来风险。一旦新赛季天海中途退出,给联赛造成的损失难以弥补。所以中国足协对天海的情况尤其关注。

  虽然老板被公安机关控制了,但决定球队命运的还是老板。跟每一笔球员引进或出售一样,天海最终的命运只可能掌握在束昱辉手里。据了解,束昱辉是通过律师对外传达自己的决定。

  束昱辉决定转让球队股份。有知情人士透露,天海此前跟在京津一带颇多项目的万通地产集团进行过谈判,但谈判无疾而终。根据中国足协规定,职业俱乐部不能异地搬迁,天海俱乐部要继续生存,只能在天津注册。中超球队一旦要转让,往往会有地方的政府部门出面牵线,但事情的进展却未必顺利。

  中超的运营成本太高,非超大型企业难以承受。权健本身牵涉的问题太多,接盘的企业要考虑很多。更重要的是,天津已经有一家老牌的、更有根基的足球俱乐部天津泰达,这多少会影响天津政府对天海俱乐部存留的态度。当初朱骏的申花玩不下去,是上海市政府出面牵线让绿地集团接手,才延续了申花在上海滩的历史。假设没有泰达,天海的命运可能好得多。

  知情人士透露,权健虽然已无心参与职业足球,但迟迟没能下定决心,是顾虑无法给教练球员以及天津球迷一个交待。3月5日这则公开转让意向的声明,算正式表明了权健决定离开的态度。未来9天内会有新买家?业界普遍表示悲观。

  天海的公告表示2019赛季末俱乐部的资产估值为64882.5万-77171.72万元人民币,这其中很重要一部分是球员资产。不过天海接下来可以如何处置球员也是一个问题。冬季窗口已经关闭。而俱乐部一旦决定解散,球员则有可能变成自由身。

  还有一种最极端情况:有企业接手,然后在中国足协因为疫情而特别增开的三周内援窗口里,通过出售球员来筹集新赛季运营资金。但这样做的意义又何在?如果搞足球没有什么好处,大企业为何要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当口搞足球?

  2019赛季,天海的替补席上。 新华社发

  深足会不会成为受益者?

  天海如果解散,上赛季中超倒数第二名降级的深圳佳兆业将成为递补者,但决定天海命运的显然不可能是深足。

  据南都记者了解,中国足协在天海的问题上表现得相当谨慎,直至目前,中国足协都没有通知深足做好递补的准备。中国足协更希望天海自己能够解决问题,保持中超联赛的稳定。但随着时间推移,中国足协恐怕不得不正式做出另一种预案。

  冬训期间,深足一直在围绕中甲联赛进行备战。深足引进郜林、王永珀、裴帅和郑达伦等本土强援,其目标在尽快冲超,以及冲超后在中超立足。目前球队只有3名外援,其它中超球队至少有4外援配置。

  理论上塞尔纳斯还有回到球队的可能,但多纳多尼不太喜欢他,塞尔纳斯已经是被弃用的状态。如果深足要踢中超,外援引进和备战工作就必然显得仓促了。外援窗口已经关闭,现有的3外援班底在中超毫无竞争力,新赛季一定又面临巨大的保级压力。

  据了解,佳兆业老板郭英成也过问过天海的相关传闻,但他本人并不太在意深足是否递补回中超。对深足而言,以目前这样的阵容在今年实现冲超是大概率事件,与此同时深足可以利用接下来两个转会窗口进一步加固球队阵容,以实现在中超站稳脚跟的目标。如果真的“被冲超”,未见得都是好事。

深足中超天海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